(二十七)两个瓜:原来如此!

请读者思考一个问题:我们与他人之间的张力,主要发生在我们的“外部经历” 里,还是发生在我们的“隐秘经历”里?对此,我相信,大多数人的回答与我的一样: 发生在我们的“外部经历”里。因为这是显而易见的。虽然我在心里(隐秘世界) 也会与他人的意见和影响发生张力,但由于现实中的他人并不觉晓,张力也因此 得以缓解。用大白话说,我在心里忍不住闪过对某人的恨意,但只要我善于伪装, 那人是不会觉察的,所以也不会直接来找我的麻烦。如果因为我不小心,或故意泄露了,导致我与那人发生冲突,也会先在我的“外部世界”里发生,然后才影响到我在“隐秘世界”里与他的关系。总之,说“人与人之间的张力,主要发生在人的外部世界里”,这句话是没有错的,可以看成是一个“事实性真相”。

我发现,当我看清了一个“事实性真相”,就会很自然地带出另一个“事实性真相”,就好比顺藤摸瓜一般。比如说,在我摸到了“人与人之间的张力, 主要发生在人的外部经历里”这个瓜以后,我摸到的下一个瓜就是,我们在“隐秘世界”里的张力,主要不是我们与具体的人之间的张力,而是人与神之间的张力。换言之,因为神设立了“隐私”机制的强大防线,使得我与具体的人之间的张力,可以被有效地限制在我的“外部世界”里,从而在我的“隐秘世界”里, 我与神之间的张力,以更大的真实性和尖锐性凸显出来了。可以说,在我的实际体验里,这两个瓜都是“事实性真相”。好了,我摸到了两个瓜。第一个瓜是:“我与他人之间的张力,主要发生在我的外部经历里”;第二个瓜是:“我隐秘世界里的张力,主要不是我与具体的人之间的张力,而是我与神之间的张力。” 对此,我预料会有读者不同意。他们会说,不对,你的第一个瓜我也摸到了,但你的第二个瓜,我摸到的与你摸到的不一样。他们会进一步解释说,在他的隐秘世界的体验里,有的仍然是人与人之间的张力,即从“外部世界”带进了他的“隐秘世界”里;对于神,他会说,他没有感觉到什么张力,恰恰相反,他说,神是他心得平安的源泉。总的意思是,他(设想他是“读者一”)摸到的第二个瓜, 与我的不一样。那么,请问,难道“读者一”的体验就不是“事实性真相”?—— 好问题。不过,为了鼓励大家独立思考,我打算把它留给读者自己去思考。我会在后面适当的时候,再回来讨论这个问题。

好吧,现在暂且让我假定,我们大家摸到的第二个瓜都是一样的,即“我们隐秘世界里的张力,主要不是我们与具体的人之间的张力,而是人与神之间的张力。”当我们手上有了这个瓜以后,我们一定都会恍然大悟地说:“天哪, 原来神为我们设立‘隐私’防线,就是为了让我们在各自的‘隐秘世界’里,最大程度地降低与他人之间张力的干扰,从而最大程度地经历与神之间的张力啊! 原来如此!”

(二十八)与神摔跤:神圣张力体验

写到这里,我联想到了《创世记》里记录的一个非常奇怪的故事,就是以色列先祖雅各与神(或神的使者)摔跤。摘录如下:创 32:22—30 只剩下雅各一人。有一个人来和他摔跤,直到黎明。那人见自己胜不过他,就将他的大腿窝摸了一把,雅各的大腿窝正在摔跤的时候就扭了。那人说:“天黎明了,容我去吧!”雅各说:“你不给我祝福,我就不容你去。” 那人说:“你名叫什么?”他说:“我名叫雅各。那人说:“你的名不要再叫雅各, 要叫以色列;因为你与神与人较力,都得了胜。雅各问他说:“请将你的名告诉我。”那人说:“何必问我的名?”于是在那里给雅各祝福。雅各便给那地方起名叫毗努伊勒(“神之面”),意思说:“我面对面见了神,我的性命仍得保全。”

对于这段经文,我有以下八点默想。

  1. 根据《圣经》的记录,只剩下雅各一人。有一个人来和他摔跤,直到黎明。可见,把这个事件看作一个发生在雅各的“隐秘世界”里的“隐秘经历”是合适的,因为任何他人都不在场。是雅各自己把这个隐秘经历分享给了他人以后, 才被记录在《圣经》里,成了我们后人宝贵的“启示性真相”。请读者默想, 我们有无类似的经历:夜深人静,孤身一人,张皇失措间,“想”到了神?—— 暂停。读者也许会问,“想”到了神,就算与神相遇?还是必须如故事所叙述的, 与显形的神(或神的使者)面对面遇见才算是与神相遇?对此,我的默想是: 我们要记住,神是一个灵。因此,即便神显身了,那身体,除了耶稣基督以外, 也只是神的灵的载体而已。我在前面反复说了,神与人沟通的方式,不是“物理性和身体性”的,而是“精神性和心理性”的,那么,作为“精神性和心理性” 的“想到”,当然就是“遇到”了。
  2. 根据《圣经》的记录,是神自己出现在雅各面前,然后发生了与雅各摔跤的张力。因此,也可以说,在我们的经验里,似乎是我们“想到了”神。其实, 是神自己让我们“想到了”祂的。
  3. 试问,故事里雅各与神之间,到底是什么张力?对此,《圣经》简约地透露说, 雅各要求神给他祝福。现在我们设想,如果神一开始就给雅各祝福了,后面的摔跤经历也就没有了。可见,一个要求给祝福,一个不给祝福,是这里的张力—— 请读者默想,在你的隐秘经历里,有没有过类似的张力?
  4. 在这场冲突中,具体发生了什么?(1)那人见自己胜不过他,也就是说, 神无法说服雅各,不给雅各祝福,雅各不会让神走掉。(2)于是在那里给雅各祝福。也就是说,在冲突中,雅各最后如愿以偿,得了神的祝福。(3)就将他的大腿窝摸了一把,雅各的大腿窝正在摔跤的时候就扭了。也就是说,神给雅各祝福的同时,让雅各成了残疾人。这当然不是雅各所希望的祝福。
  5. 请问,在这次张力中,雅各胜了,还是败了?雅各最后得到了神的祝福, 似乎是神让步了。但是,雅各到底有没有如愿以偿地得着他所要求的祝福?这取决于雅各自己的领受了——请读者默想,在你与神相遇的张力体验里,发生了什么?最后是你胜了,还是神胜了?
  6. 如果说,在你的“外部世界”和“隐秘世界”里,你都只有与人之间的冲突,从来都没有过与神之间的冲突,那么,请你设想,你心里遇见的那位“神”, 有没有可能只是一个“圣诞老人”般的“大好神”?你的“大好神”会不会在摔跤之前,就“呵呵呵”地把祝福送给雅各了呢?
  7. 请容许我再次重复,由雅各与神摔跤所启示的人与神之间的张力(可以称为“神圣张力体验”),是一种在我们此生所能经历到的最宝贵的、最独特的, 也最令人激动的张力体验。因为,这是一种被造物与创造主、有限与无限、暂存与永恒之间的张力。如果在我们的一生里,从来都没有过这样的“神圣张力体验”, 有的只是与具体的人和事之间的纠缠不清,那么,我认为,我们在浪费我们宝贵的生命。因为,即便从暂存的立场看,我们也白白地丢失了此生里最惊心动魄、最具魅力和挑战的体验了。
  8. 人啊,在我们的外部世界里,也许因为“利益、观点和意志”彼此不同的缘故,我们很难避免不与他人发生张力和摩擦,为什么还要把我们的“隐秘世界”, 浪费在与他人的纠缠和角力中呢?君不见,由于神设立的隐私防线,那些“他人们”对我们的隐私毫无觉察,我们又何必依然放不下与他们之间的张力呢?君不见,如果与神无关,人与人之间的张力,统统都是过眼云烟,犹如荒原上的草, 太阳出来,热风刮起,草就枯干,花也凋谢,美容就消没了(雅 1:11)。可是, 愚蠢的人啊,却怜惜在乎这些无用的杂草,让它们排挤和压迫花园里真正能结果子的花木——与神摔跤的“神圣张力体验”。人啊,快睁开眼睛看清楚了,阻止我们“与神摔跤”,才是魔鬼计谋的要害之处!

(二十九)张力表达的“三因素结构”

什么是人与神之间的张力?或者,人与神之间的张力是以什么方式表达的? 也许你会觉得很为难,我从来都没有体验过与神的张力,我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呢?——怎么办?有一个办法,让我们先看看人与人之间的张力有哪些表达方式,以此为基础,去联想人与神之间的张力的可能表达方式。 我发现,人际之间的张力,大致可以归纳为三个基本因素:

  1. 意志(will)冲突,包括好恶、愿望等;
  2. 观点(opinion)冲突,包括意见、道理、对事物的认识等;
  3. 利益(benefit)冲突,包括经济利益的分配以及相关的政治权力等。

对此人际张力“三因素结构”,我有如下五点默想。

  1. 三因素之间可以互相交叉。比如说,“意志”背后有“观点”和“利益”;“观点”里夹杂了“意志”和“利益”;“利益”里混合了“意志”和“观点”等。
  2. 在三因素里,“意志”是最内在的,因此也最接近人的本性层面;“观点” 其次,往往沦为人的“意志”的产物,是为“意志”服务的,也最容易通过学习和经历发生改变;而“利益”离人的本质最远,是附加性的,即俗称的“身外之物”。
  3. 当我仔细审视我的人际张力的历史,我吃惊地发现,在三因素里,离人的本质最远的“利益”因素,往往是人际冲突的决定性因素。换言之,如果解决了或协调好了“利益”关系,人的“意志”和“观点”的张力往往得到有效的缓解。一个例子:同属于一个利益共同体的家庭成员之间的“意志”和“观点”冲突, 往往并不妨碍相互之间的和谐相处。另一个例子:人与人之间的意识形态(观点) 纷争,往往可以通过利益重新分配得到有效的缓解。
  4. 由上述第三点观察,可以推导出这样一个结论:人与人之间的张力和冲突, 虽然在人的经验里,似乎很激烈尖锐,有时甚至不共戴天,其实,在大多数情况下, 归根到底,是非本质的冲突,只是一场抢夺“身外之物”(利益)的战争而已。
  5. 最后,我再次吃惊地发现,上述第四点分析,与挪亚和保罗的“看见”是一致的,即所有的人都是撒旦的代言人,因此都是神的仇敌。正如《诗篇》2:1— 2 说:外邦为什么争闹?万民为什么谋算虚妄的事?世上的君王一齐起来,臣宰一同商议。要抵挡耶和华,并祂的受膏者。可见,人与人之间的张力,如果与神无关,一定都是非本质的。

(三十)“神圣张力体验”的五点归纳

在分析了人际张力的“三因素结构”以后,我们可以转而分析人与神之间可能的张力结构了。因为基督教启示的神是一个有位格(person)的神,所以, 最简单的做法,还是从简单的类比开始,即把神也看作像人一样:有“意志”因素; 有“观点”因素;有“利益”因素。那么,请问,人与神之间张力的表现方式, 是不是也可以用“三因素结构”去描述呢?对此,我有如下五点默想。

  1. 关于“意志”。根据我的体验,在三因素里,人与神之间最普遍和最强烈的张力,是“意志”张力;其次是“观点”张力;最后才是“利益”张力。换言之,如果人与人之间的张力,最后往往归结到最非本质的“利益”因素,那么, 人与神之间的张力,却始终在人的最本质处,即人的意志层面上,表达得最明显、最充分、最淋漓尽致。我认为,这符合“启示性真相”:所有出于亚当的老我, 都是神的意志的悖逆之子。
  2. 关于上述第一点,请容许我用两个例子加以说明。第一个例子:在听到了神的“十诫”以后,我们与神诫命之间的第一个张力就是,如果我不愿意呢? 如果我更愿意追求世界上那些更实际的目标,如名利、地位、权力、财富呢? 第二个例子:在《圣经新约》里,我们感受到“顺从圣灵”,还是“顺从肉体” 的意志张力;第三个例子:在人类历史上第一个人与神的张力的例子里(即亚当与夏娃吃禁果事件),有两个意志在对抗。神的意志是,你不要吃;人的意志是, 我很想吃吃看。
  3. 现在我们来看一下人与神之间因为“观点”不同产生张力的例子。例子一: 在《撒母耳记上》第 15 章记录的犹太人与亚玛力人争战时,关于如何处理俘虏和缴获的牲畜的事情上,扫罗的观点(不要全数杀绝,部分留着好派上用场)与神的指示(“尽行杀死”),发生了冲突。例子二:在《路加福音》第 22 章里, 耶稣说,所以我告诉你们,不要为生命忧虑吃什么,为身体忧虑穿什么;因为生命胜于饮食,身体胜于衣裳。你想乌鸦:也不种,也不收,又没有仓,又没有库,神尚且养活它。你们比飞鸟是何等的贵重呢!读到这篇经文时,我觉得,耶稣的观点毫无道理。如果我不为明天着想,难道天上会掉下面包来?例子三:《圣经》里面传达的一个重要信息是,神一个恩典的神;罪人得救不是因为自己有多好, 乃是出于神的恩典。对此,我们难以认同。因为,我们认为,在这个我们活在其中的世界里,不仅人的律法无所不在,神的律法也无所不在;如果离开了律法, 我们就无法正常地处理世界上的事情。这样看来,我们与神之间就观点不同发生张力的例子,不胜枚举。
  4. 关于“利益”因素,我实在想不出与神之间有什么利益冲突。因为,神是宇宙的主;祂无所不有,无所不能,万物都是祂创造的。因此,我坦率地说, 在我与神的张力体验里,“利益”因素是最弱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是,我也承认,如果我的信仰,偏重于宗教礼仪和律法条文的话,我与神之间确实也存在利益的冲突。比如说,“什一”奉献的律法要求,就是一个例子,直接涉及我钱包里的数字。
  5. 回到第一点,即人与神的意志之间的张力,我有一些重要补充。我是这样想的。神是至高的主,祂的意志谁能抵抗呢?因此,人的意志与神的意志之间的对抗,其实是一个不成比例的虚妄而已,因为从终极的眼光看,神的意志一定成全。那么,如果从暂存的过程角度来看,神又会如何处理祂与人之间的意志冲突呢?难道说,神每次都以压倒性优势让人失败?我认为不是的。因为在我的实际体验里,大多数情况里,是神的意志失败,我的意志得胜——写到这里, 我联想到了“自由意志”。可以这样说,在每一个暂存意义上的具体的实例里, 凡涉及人与神之间的意志对抗,神的方法是一致的:赐人以“自由意志”。换言之,神以属天的智慧、神圣的爱心和忍耐,任凭人随己意而行。当然,《圣经》启示的真相是,神的意志是不会改变、不可逾越的(否则就不是神了)。所以, 所有人在神的意志面前暂时“得胜”,其实只是神的“任凭”而已。完全可以说, 神的“任凭”,既是神的智慧、爱心和忍耐,也是神公义的审判:在神的“任凭”里不回头,继续随己意而行的人,结局就是预定的,用《圣经》的话说,就是成了神倾泻神圣忿怒的器皿。这样看来,人与神之间意志的张力,由于神的“任凭”, 在人的实际体验层面上,得到了极大的缓解。这也是为什么,人每次都有“得胜” 的感觉。比如说,在雅各与神摔跤的故事里,因为神主动卸除了张力,最后以给雅各祝福结束了那场摔跤。对此,神还特别幽默地补充说:你的名不要再叫雅各, 要叫以色列;因为你与神与人较力,都得了胜。

上述五点是我的“神圣张力体验”的“事实性真相”。考虑到我的实际体验, 很可能是浅薄的、局限的、被遮蔽的,因此我非常好奇,关于“人与神之间的张力”,《圣经》给了我们哪些“启示性真相”?这是我接下来要与读者一起探究的。

(三十一)五场“神圣张力”对话

为了认识有关“神圣张力体验”的“启示性真相”,我特别编辑了五场设想的对话。其中前四场是根据《圣经》记录的故事联想而来的。最后一个是根据团契生活里发生的实际对话编写的。

第一场对话:雅各和神摔跤(参考《创世记》第 32 章)

雅各:神啊,我今天不让您走。神:为什么?

雅各:我要您先给我祝福,然后我才会让您走。神:孩子,别胡闹。我今天不给你祝福。

雅各:为什么?

神:什么“为什么”?

雅各:我不能理解您说“您今天不给我祝福”。神:哦,你的意思是,你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雅各:是的,我不能接受这个事实。既然您是爱我的,而且您的爱和能力是无限的,为什么您今天不能给我祝福?

神:孩子,不是我不能,只是如我说的,“我今天不给你祝福”。

雅各:可是,我不能理解。神啊,您能给我一个“道理”吗?

神:我给你一个“事实”,你不能接受,除非我给你一个你能接受的“道理”, 你才愿意接受我给你的事实?

雅各:上帝啊,是的。我不能接受事实,因为我需要一个能够解释这个事实的“道理”。

神:如果我的“道理”你听不懂呢?

雅各:那您今天就不能走。

(对话结束。据《圣经》记载,神就将他的大腿窝摸了一把,雅各的大腿窝正在摔跤的时候就扭了。然后,神给了雅各祝福。)

第二场对话:在约伯与神之间(参考《约伯记》)

约伯:惟愿我的烦恼称一称,我一切的灾害放在天平里。现今都比海沙更重, 所以我的言语急躁。神啊,为什么这一切灾难临在我身上???

神:(无语)

约伯:你为何使我出母胎呢?不如我当时气绝,无人得见我。神:(无语)

约伯:为什么??? 神:(无语)

约伯:为什么??? 神:(无语)

约伯:为什么???

神:(无语)

约伯:惟愿有一位肯听我,看哪!在这里有我所画的押,愿全能者回答我。愿那敌我者所写的状词在我这里,我必戴在肩上,又绑在头上为冠冕。我必向他述说我脚步的数目,必如君王进到他面前。我若夺取田地,这地向我喊冤,犁沟一同哭泣;我若吃地的出产不给价值,或叫原主丧命,愿这地长蒺藜代替麦子, 长恶草代替大麦……

神:谁用无知的言语,使我的旨意暗昧不明?你要如勇士束腰。我问你,你可以指示我。我立大地根基的时候,你在哪里呢?你若有聪明只管说吧!

约伯:???

神:……(这时候神说了很多,神说的全部都是约伯无法看见,或看见了却忽略了的事实)

约伯:我知道你万事都能作,你的旨意不能拦阻。谁用无知的言语,使你的旨意隐藏呢?我所说的,是我不明白的;这些事太奇妙,是我不知道的。求你听我,我要说话。我问你,求你指示我。我从前风闻有你,现在亲眼看见你。因此我厌恶我的言语,在尘土和炉灰中懊悔。

(对话结束。记录这场对话的《约伯记》成了《旧约》里的一篇光彩夺目的启示性真理的瑰宝。)

第三场对话:耶稣与彼拉多之间(参考《约翰福音》第 18 章)

彼拉多:这样,你是王吗???

耶稣:你说我是王。我为此而生,也为此来到世间,特为给真理作见证;凡属真理的人,就听我的话。彼拉多啊,请你注意,我说的这些都是事实!

彼拉多:真理是什么呢???(觉得耶稣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耶稣:(无语)

(对话结束。耶稣被彼拉多钉死在十字架上,三天后复活。门徒见证了,留下四福音书,直到今天,还在被基督的门徒们热情地传播。)

第四场对话:伊甸园里亚当、夏娃吃禁果事件

(参考《创世记》第 3 章)

亚当与夏娃:神啊,为什么不能吃那树上的果子?为什么吃的日子必定死? 什么是死?为什么叫分别善恶果?能够分别善恶不好吗?既然不好,为什么你不把树挪开,或毁灭?为什么还要放在那里诱惑我们?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神:(无语)

(后来,亚当与夏娃吃了那果子,神的审判如期临到了他们。就是《创世记》第 3 章里神的宣判。神宣判里的话语,全部作为事实,在人类历史上应验了。)

第五场对话:根据团契生活里发生的对话编写

某弟兄:神啊,我情愿您不给我自由意志,这样,我就不会犯罪了。您也就不能惩罚我了。

神:好吧,如你所愿。我收回赐给你的自由意志,我给你律法。你去行吧。

某弟兄(审察事实后说):神啊,我行不出来。

神:那么,我可以根据我们之间的律法约定惩罚你吗? 某弟兄:不行。

神:为什么?

某弟兄:因为,您还是给我自由意志了。否则我怎么可能去犯罪呢? 神:你的意思是,你要做一个机器人。

某弟兄:对的。神:想清楚了?

某弟兄:想清楚了。

神:好了。你已经是一个机器人了。亲爱的机器人,你去死吧,好吗? 某弟兄:不!

神:为什么不,你不是已经是一个机器人了吗? 某弟兄:可是,事实上,我还不是啊!

神:那么,你要我做什么?

某弟兄:我要您把我真的变成机器人。神:(无语了)

(这场发生在某弟兄心中与神的角力,最后不了了之。在该弟兄的心目中,

他觉得,神没有在事实上把他变成机器人,所以,他根据自由意志而犯罪,不是他的责任,神以此惩罚他是没有道理的。对“神的无语”或“神输了”这一事实, 他仍然百思不得其解。)

限于篇幅,我要在这里作一个停顿。在结束本篇前,我留给读者一个思考题: 在上述五个对话的例子里,人与神之间的张力,是意志、观点、还是利益?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作者

bei.huang2015@icloud.com

相关文章

专题讨论四: “隐私”默想之四

在私下的微信交流中,有读者向我既幽默又严肃地...

读出全部

专题讨论四: “隐私”默想之三

在前两篇里,我与读者一起细致地分析了挪亚醉酒...

读出全部

专题讨论四: “隐私”默想之二

(六)一句话定义 在前一篇里,我引用了百度百...

读出全部

专题讨论四: “隐私”默想之一

(一)小题大作? 亲爱的读者,对“挪亚醉酒”...

读出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