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你们已经饱足了,已经丰富了,不用我们,自己就作王了。我愿意你们果真作王,叫我们也得与你们一同作王。

这里有什么问题吗?有不连续吗?什么是作王?假如你是一个无神论者,假如你毫无圣经光照,你会问什么是作王?假如你有圣经光照,这个问题是不存在的。圣经说,你就是王子,你继承神的产业,你是基督徒、神的儿子,你要把仇敌踩在脚下。所以,若有新约圣经启示,作王的比喻是明白的; 若你没有这个启示,你是不明白的。作王是世界上的king。用世界上看得见有体验的king,去比喻那个看不见的、属灵的、尊贵的;虽然你可能今天还饿肚子,保罗昨天还被人打了;但其实在属灵的地方,世人看不见,你看得见那个king。 “作王”这个比喻,就是用一个看得见的可以体验的生活当中的王,比喻那个看不见的、精神上属灵的、基督徒的尊贵地位。

“饱足”,若没有新约圣经的光照,是会想到很多;但是有新约圣经启示,这个饱足一定是在基督里,在神的王国里都是王了,你当然饱足了,什么东西神不供应?这也是很简单的。刚才这句里面有一个很奇怪的地方,什么地方?你们有没有读出来?首先我问你,保罗是讽刺他们吗?是说,你们现在好了、饱足了、丰富了、不用我了,自己作王了?!这个《祈祷本》就是这样解释的,这本书很糟糕的,很浅很浅的,解释在最浅的层面,而且全是错的。所谓错就是浅,浅就是错(百度解释里大部分抄这本书的)。假如你把这段经文独立出来,完全可以读成反讽;而把这段经文从整体里面拿出来,就是很多基督徒喜欢做的,一段一段读毛主席语录似的,传来传去,非常坏的习惯。假如放到整体里面,这个反讽意思是根本不会出来的,这样你就知道《祈祷本》解读得多么差,断章取义解释,整体概念就没有了,所以我读圣经的时候,这本书要在我自己解好以后才能读,先读这个就被它套住了,脫出来还很累。我自己默想出来了,最后读一读它,发现它这样讲,就提醒大家,今天起这个作用。岂止是这本,基本上都一样,都是很浅很浅的,包括网络上。

那么放到经文场景、经文语境里去,为什么不是反讽?放进去就很容易看到了,前面的怎么说的?前面说,你们不得了,神让耶稣基督钉十字架,就是因为要让你们这些人进入天国,成为基督徒,成为神的儿子!你们别小看自己,你看自己又穷,又没有学问,行为又不怎么样,道德也不怎么样,但是你们就是神花代价要救的,因为那些有学问的人根本不要听,事业上很成功的忙事业去了,哪有人来听我的道?这是保罗看为那么重要、那么兴奋地做这个事情,因为他看见你们这帮人在世人眼里是那么不起眼,居然是神要救的人,要继承神的国度的人!有了这个看见,保罗才放下自己的一切去做这个事情。

那怎么会是反讽呢?在第三章的最后说,都是你的,都是你的;你们不要说我是属保罗的,我是属彼得的,保罗是你的,彼得也是你的;生是你的,死也是你的;因为你们是属基督的,基督是属神的,世界是属神的,万有都是属神的。第三章的最后结尾接的是这个话语,这段话怎么会出现反讽?!可见这样解完全是割裂的,割裂出来读成反讽。所以,像这类错误我们不能犯,不能人云亦云,不要把书当专家,不要把大牧师当专家。不是反讽说,你们真的已经是王了,他用的是already、already、already已经作王!保罗就怕你们自欺看不见,觉得这怎么可能呢,怎么这样呢?这是保罗教导,是看见、看见、看见;而不是批评、批评、批评。我们容易读成要么批评、要么反讽,这里是看见、看见、看见。

还有一个很有趣,既然already(已经),为什么又说“我愿意你果真作王?到底是已经作王还是果真作王,还是没作王?这个要读出来呢!一边说你们already作王,富足,不需要我;一边说我愿意你们真的作王,也就是没作王,我愿意你作王。这叫二律背反,这叫巨大的奥秘!这个奥秘我们在罗马书、新约圣经也启示出来了:假如都already了,这些人后面那种担忧,还要听经,还那么警戒,有什么意义呢?already是你已经成了,你的生命工程已经成了,成了吗?又成又没成,又得救又没得救,又是又不是,又完成又没完成。圣经对救恩的启示就是进行时的二律背反:成了,没成;成了,没成,一直到末日那天。这叫二律背反,同时存在,这个就是奥秘。保罗在这里特别讲到人的时候出来的,当这个绝对真理进入相对世界的时候,二律背反真理就出来了。

这里的二律背反读出来了吧?假如不讲二律背反怎么可能是真理呢?真理一定是二律背反的。保罗说我真愿意你们果真成王,我就跟你们一起成王,这就是保罗做的事业啊!他已经成王了,我还愿意跟你们一起真的成王。

4:9我想神把我们使徒明明列在末后,好像定死罪的囚犯;因为我们成了一台戏,给世人和天使观看。

这里有问题吗?我说的问题是:这里连续吗?这里有反差吗?这里跳跃吗?

刚刚还说你们已经是王了,我愿意跟你们一起作王,一下又成了定死罪的囚犯。你注意到落差太大,反差太大。在没有圣经启示之前我们叫天书,完全是前言不搭后语,完全不知道说什么。现在我们有新约圣经的启示,完全可以解读,而且是非常强大的,就是把反差找出来。他说,你们已经作王,我也很愿意你们果真作王,我跟你一起作王。你把这个滑过去了,我把这个反差找出来:已经是又不是;是王又不是王。它的“果真”、“愿意”使这个张力出来,保罗也想把这个张力特别拉出来,就开始用这个比喻。

你们看,作王,犹太人作王,这帮人都是穷苦人,从来被上流社会、有钱人、有学问的人压迫的基督徒,当年的基督徒都是很穷的,他才渴望救恩,有钱有势的人根本不需要救恩的,当笑话。这帮人听说作王,他脑子想什么?他马上想的是,我们可以作王了,上帝来帮我们了。我又进入这个场景里边的听者的心情。听者一定会把这个很自然的理解成,作王意味着我在世界上可以不一样了。为什么?我背后的神是真的,这些当权者背后的神是假的。我背后的神是真的,他一定会有许多联想,可以横着走了。那保罗从自己的经验告诉他,真的不是这么回事。保罗有什么经验?保罗曾经是人上人,现在是人下人。保罗认识到这个真理,也是经过切身的经历。整个犹太人都像保罗这样想,犹太人在世界上是一个弱小的民族,几个周边的国家都比他强大的。所以他在盼望着,他有这个信仰,他相信有神,盼望弥塞亚把人间的公道、正义带给他们。但是出来了耶稣基督,用保罗的话来讲,神的奥秘事就是这样的情况。但是犹太人整个民族、宗教全垮塌,接受不了,直到今天。保罗在讲经的时候,若这个真理不出来,那一定是草木禾秸,夹带私货,为了安慰你的心,那他就不是一个忠心的工人和管家。

接下去保罗讲的就是这个真理,不是你想象的那个上帝,这个上帝是这样的,“列在末后“,什么是列在末后?原句是:“把我们使徒明明列在末后。”保罗对“使徒”这个词是非常敏感的,又回到当时的场景,为什么?因为保罗不是直接跟耶稣基督,他是耶稣基督死后有过特殊经历,然后神给他很特殊的启示,他讲出很多其他使徒讲不出的东西。其他使徒讲的最多的是耶稣在地上一起生活的见证,保罗把这些见证再加上他自己的见证,跟整个犹太教的旧约启示融汇贯穿,出了一个从旧约到新约完全一致的、统一的、没有分裂的体系。这个工作是保罗完成的,而且他还建了教会。建立教会,你必须传讲,必须有教义,必须一套一套,从人也可以理解。所以保罗融合希腊文明和希伯来文明,加上犹太人旧约的见证,再加上使徒见证,再加上他自己个人见证,新约圣经保罗写了一半,地位非常高,所以保罗对使徒这个名分是在乎的。当时那些敌保罗或者撒旦的代表让保罗的真福音传不出去,说你不是(使徒),而且保罗确实在很多想法上跟彼得、雅各说法也不一样。保罗力争他的使徒地位,保罗说我们这些使徒是很惨的,不是什么好事,保罗力争的地位是一个很惨的角色。我们以事实说话,12个使徒除了一个叛徒,把保罗补进去外,后来他们自己又补加一个,全部殉道,在那个年代里。所以保罗活到62岁,他力争的那个名分是很惨的名分,不是什么当王、当将、当相,这是事实。

他说“列在末后”,是保罗知道自己身上的责任多重大。你想想看,保罗是知道这个使徒是最苦的,后面是给你们看的,给你们看什么?给你们看神的二律背反的真理反差那么大。用这个东西解释耶稣基督就是真神,因为你们不能理解他,他怎么死了?那么惨,那么受羞辱,这就是神。保罗说,跟他比起来那我算什么?!这个眼光是直接跟耶稣基督、十字架上所沾血的真理的荒谬性、不可理喻性对照起来。保罗等12个使徒也是一样献上自己的生命,“一台戏”一样给世人看,还特别让这台戏更宽泛一点,拉到天上去,“给世人和天使观看”。

给“天使观看”,旧约圣经也提到很多,这些天使其实都是神的差役,帮助神在世界上完成这样一个极其伟大、极其不可思议的计划,这就是救赎计划。所以天使也在看,这个完了,这个行;这个完了,这个行;这个走了一半跌倒了,不回头了,可惜可惜。这就是这些使徒想描述出来的他们看见的图象,让我们也看见。希伯来书不是这样说的吗,你们要跑到终点,他们在那里等你。保罗、摩西在这里等你,这样的一个图像是超时间、超空间、超物质界、包括灵界的,是这样一个宏大的戏。你从这个理解保罗所说,我们是给世人看,给天使看,这里特指使徒列在末后。因为使徒列在末后,后面保罗讲的经历对使徒冲击力是非常大的,你要想象你站在那里,保罗讲得天花乱坠,你们已经是王了,然而自己还那么惨,你怎么消化、领受这个真理呢?!你需要把自己放进去。

4:10我们为基督的缘故算是愚拙的,你们在基督里倒是聪明的;我们软弱,你们倒强壮;你们有荣耀,我们倒被藐视。

这节经文在《祈祷本》里的解释也是作为反讽、讽刺。我们现在的理解不是反讽,而是保罗的真心话。真心话吗,怎么理解?你需要有二律背反的眼睛才能理解,这时二律背反开始进来了。你怎么看?我们为基督的缘故,我们for基督,我们因为基督的缘故成为愚拙,讲出傻话来,专门讲傻话,人人听不懂的话,什么基督是上帝的儿子啦,这是多傻的话。我们在世界人的眼里是非常傻的人,但是你们在基督眼里都成为聪明人;我们在世界人眼里那么的无力、软弱,你们在基督眼里才强壮了;我们在世界人眼里是被藐视、被羞辱,你们在基督眼里才成为荣耀的人。这个眼睛是在世界与基督之间换来换去。这是把这些人从世界眼里带出来,假如你真的信我讲的福音真理的话,你信这个的前提是这些,不是空话,是真的!

后面第11节,是说真的生命体验,这就是过去十年里保罗第一次、第二次传福音所经历的。保罗遇见主,回去躲起来,在旷野里闭门琢磨整个旧约跟新约的新的启示,写出这么多书花了13年,然后保罗踏上征途为神所用。到写这个的时候已经十几年过去了,这十几年归纳起来,值得说的就是保罗下面这些话。

4:11直到如今,我们还是又饥、又渴、又赤身露体、又挨打、又没有一定的住处,4:12并且劳苦,亲手作工。被人咒骂,我们就祝福;被人逼迫,我们就忍受;4:13被人毁谤,我们就善劝。直到如今,人还把我们看作世界上的污秽,万物中的渣滓。

不幸的保罗说的都是真话,不幸的保罗不能说慌话。

这个时候,假如有一个传福音的来说,我信神以后又赚钱,身体又好,又得荣耀,对于这些人的吸引力有多大?这些人真的希望那个神是真的,保罗这个神是假的。而这种人一定会出来,保罗要跟这些人fight,他是忠心的,进入到保罗的处境,他的难。今天也是一样,太多讲福音的人讲我信了主以后,怎么好,怎么好,我生病一祷告,病也好了,我的孩子读书也好了,我们称作“卡通信仰”。

4:14我写这话,不是叫你们羞愧,乃是警戒你们,好像我所亲爱的儿女一样。 

保罗说,对不起,我写这些,不是叫你们羞愧。羞愧,假如哪一天你说,我认识一个老师,很厉害,他把我们看不明白的都讲明白了,从古到今,从犹太人开始讲到现在,包括未来都讲明白了。问老师在哪里?老师就是他?真的很羞愧。我希望老师出来是很厉害的,人人仰慕的,按照世界的标准,不是。所以保罗真的叫他这些弟子在世界上蒙羞了,因为他传了福音。所以保罗说,我真的不是愿意叫你们羞愧,是带着理解的真实的感情,站在人的立场上,他这些弟子在世界上讲耶稣基督、讲保罗的福音是会蒙羞的。在世界眼里,就这样出来了,是很真实的,在世界眼里会让你产生的感觉。我们作为世界人,在世界眼里人家这样看我,我们一定会羞愧。他说我也不是故意的,羞愧也不是好的感觉,也不是我虐待狂,非要羞愧你们,假如这个对你们没有好处我也不说,我说是为了警戒你们。我让你羞愧,你难受,但是真的是有必要的。警戒和羞愧是这样出来的,是不是?!“警戒”意思说,这很可能是真的,你也会经历这个问题,所以警戒你们,把真相告诉你们。

讲到这儿的时候,保罗满怀感情的说,好像我亲爱的儿女一样,这个比喻更深一层了。从“工人”、“工程”,到“奥秘事的管家”,到“儿女”、“父亲”,这个感情是越来越深,越来越深。他的意思在讲我跟你们的关系,讲到这个关系。儿女在这个地方也是一个比喻,管家是一个比喻,工人、工程也是比喻。工人、工程都是世界上人能理解的,比喻你很难理解、很难把握的属灵的关系,现在进入一个能理解的父亲、儿女关系。所谓父亲、儿女关系,也不是我生你,不要把世界上那套带进来,你要孝顺我,供养我,不是这个意思。他只说我传的福音生了你,在这个意义上好像我是父亲,你是儿女。

4:15你们学基督的,师傅虽有一万,为父的却是不多,因我在基督耶稣里用福音生了你们。  

他这里讲学基督的师傅很多,生你的父亲不多。在基督里出来的新生命,有带领者、领悟者,这里保罗特别强调最原初,让你眼睛打开的那个福音,那个信息。后面你很可能这里听,那里又听,这个人往这里带,你要很小心。最初的保罗跟后面其他老师们,所谓的传福音的人要区别开来,他讲的不是我讲的,不是我最初让你感动的那个信息。我讲道是什么信息?愚拙的信息,在智慧的人看起来简直是不可理喻的信息。后面的人用高言大智的语言讲得很溜,全都没有什么张力,完全符合你的心意,那个东西反而是假的。在这个意义上来讲,保罗说:我是生你的父,但为父的不多。表达这一层关系,也是用一个比喻。

4:16所以,我求你们效法我。 

因为我在基督耶稣里用福音生了你,所以“我求你们效法我”。“效法”这个词我联想到我们讲“类比法”的时候,是圣经里非常重要的一种解释方法,用不同的事情之间类比。类比是不同的事情,看起来没关系;比喻也是一样,用苹果比喻人的脸蛋,用婚姻比喻神跟教会之间的关系。用一个具像的,比喻一个抽象的,是类比法。“效法”虽有不同,也属于“类比”一类,也是比喻相似的。对“效法”这个词,在现代语境下我们最熟悉的就是“拷贝”。这个是原本,你拷贝,很多拷贝件,原本很珍贵收藏起来,大家拿拷贝,效法指的是这种。也就是说有一个原件,然后出来的摹本,手抄本也是,拍照也是,拷贝也是,模仿它。

比如说,一个画家画了小白这个人,当模特,小白这个人是一个活生生的,是一个历史性的、世界性的、人物性的,有血有肉的一个人物。艺术家要把他画出来,变成小白的肖像。原型是小白,这个艺术作品画作是一个摩本,要尽量跟他相似,但是用不着传达他的所有信息,真的艺术家是这样的,而且也不可能传达所有信息。传达所有信息的只有他本人自己,任何摹本都只能是传达一些作者认为重要的东西、要展现的东西,把那个展现的东西展现出来,让你眼睛聚焦在那个地方,基本上这就是绘画作品的一个“本体论”的基础的东西。为什么艺术作品是值价钱的?是因为通过模仿,把他想展现的东西展现出来了。如果看原件,反而细节太多了,太丰富了,以至于因为人的有限性,反而抓不住;作为艺术品,反而能抓出来,所以艺术作品是有价值的。但是这个艺术作品要展现的东西,一定是来自原件的,艺术品是一个输入卡,通过它,by它。在这个意义上来讲,展现东西一定是从原型来的,不能展现出小白本来没有的,那就是乱编了。坚毅的神色或者慈祥的眼睛,慈祥和坚毅本身是里边出来的东西,把它捕捉到。展现东西其实是来自于他的,他只是一个工具、桥梁、过渡、to(到)。

在这里“效法”变成这样的意思:神-耶稣-保罗-基督徒-世人,一条链链过来。神,在人理解里面是个抽象的,是个灵,看不见摸不着,变成了道成肉身的耶稣基督,是一个具体的版本在地上的。但是他和神之间,他把神的神性带到人性里面展现出来。耶稣基督在神性方面就等于神,在人性方面等于perfect(完美)的人,不是有罪的人。人性、神性在他统一成了摹本,这个摹本既是原型,又是摹本。原型就是神,他不是,他是人子,他是地上的基督,是木匠的儿子,他也会肚子痛,也会饿的人,人性展现出来。

从耶稣到保罗又是一个摹本,耶稣是保罗的原型,保罗是耶稣的拷贝,但是他拷贝的是耶稣最精华的东西。用他自己的话来讲,是对神救恩的忠心。耶稣基督为神的救恩是很忠心的,把自己的命都可以舍掉,他在地上不追求任何,在旷野试探的时候,撒旦试探他,要给你这个给你这个,他忠诚于他的事业,保罗拷贝这个东西。保罗说,你看我这个,其实你要模仿我,就是看这个东西,你不要看太多。比如耳朵,不重要;我的口音,不重要。这个摹本和原型之间的关系,从他到他,保罗让这些基督徒拷贝他,又让世人拷贝基督徒。

“效法”,在第四章里面出现两次,第一次在前面,第二次在这里,英文对照词,第一次是说learn by(你学,by我)。learn from,from是从我这里出来,by是从他那里出来,不从我这里出来,只是借着我过来。你是by我,真的都是从这个原件,耶稣基督里面,因为世人是不能认识神的,他认识,所以耶稣基督就是,你看这个翻译也是很准确,没有选择learn from,是learn by。后面是imitator,要成为我的模仿件,更强调这个摹本。所以我求你模仿我,我被你模仿。

    4:17因此我已打发提摩太到你们那里去;他在主里面,是我所亲爱、有忠心的儿子,他必提醒你们,记念我在基督里怎样行事,在各处各教会中怎样教导人。

这个时候保罗说,我打发提摩太到你那儿去,提摩太这个拷贝跟我的拷贝基本上差不多,所以你模仿他也基本上模仿我了,他会告诉你我怎么回事。也是强调在传达神话语的忠心度,传福音的准确度方面,他对提摩太是评价很高的。我亲爱的、忠心的儿子,他必提醒你们,纪念我在基督里怎样行事,在各处教会怎样教导人。所以在教会里面,还是神的奥秘事管家这部分,我很信任我这个儿子,我这个属灵的儿子,你们也可以信任他,从他那里得到我。

    4:18有些人自高自大,以为我不到你们那里去;       

后面这句话是突然骂人的话。有些人自高自大,以为我不到你们那里去。这句话你可以理解成,当那个教会确实很希望保罗去,保罗有事情去不了,才叫他的另一个拷贝提摩太去。这可能会引起一些议论,保罗就说,这些议论都不懂人心,不知道真正怎么回事,其实提摩太是可以的,你只要听他的也差不多的,你非要让我去干嘛呢?其实这是自高自大,你没听明白我的意思,其实我也会去。这个在语境里理解也很清楚。

    4:19然而主若许我,我必快到你们那里去;并且我所要知道的,不是那些自高自大之人的言语,乃是他们的权能。    

我也会去的,他去干吗?我要去知道一下,我所要知道的是什么?不是那些自高自大人的言语,乃是他们的权能。后面再跟一句话更重要的抽象的话。

    4:20因为 神的国不在乎言语,乃在乎权能。 

言语、权能在一起,这个言语是talk,我先问talk重要不重要?保罗能做什么事?当这个穷人很穷的时候,保罗有钱支援他吗?当这个人没工作的时候,保罗有工作给他吗?当这个穷人生病的时候,保罗能医他吗?当然不能医他。保罗来是医病吗?耶稣基督来医病吗?他医几个病也是很有限的例子,作为一个记号,这不是他的工作,否则保罗就应该当医生了。都不是,那保罗能做什么?talk、talk。所以不要说不在乎talk,保罗只会talk,只能talk,而且保罗前面最早说,你们已经很rich了,你们凡事富足,口才知识全具备。你们这些人,也可以talk我告诉你所信的东西,用不着讲得天花乱坠,哲学、历史用不着那个东西,但是那个愚拙的语言,真理的语言你们要talk,保罗就是talk、talk。

talk跟“权能”怎么对?什么是权能?权能的英文就是power,力量。talk有没有力量?talk有力量。中文翻译成“权能”,英语的词就是“power”,我认为翻译的非常好。权能、能力,现在的灵恩派讲的是能力,对不对?权能是说,来源是什么?源头?这个权能是说power分成两部分:这个力量是来自于神,我们一般说,权柄来源是来自于神;第二,来自于神一定有能力。

保罗体会到神的能力是什么?回到保罗的体会,一定有能力,你说我上次祷告灵了,出门下雨没带雨伞,一祷告雨不下了。你假如是有这种经验,讲的是这个体验,那不是保罗说的。保罗说的一定有能力的是什么东西?是把保罗生命完全翻转,是保罗自觉自愿的、有勇气把他过去全部否定,是这个力量。在这里有几个人能否定自己全部?全搞错了,全瞎眼。什么东西有这个力量让保罗完全从头开始,换了个人一样。这个能力保罗说,只有来自神,真神才有这个能力。所以,这就是我们对权能的理解分两部分,一部分是这个权一定是来自于神的,它才是真正有能力;但来自于神的能力不是你想象的能力,或者你看重的能力,而是这个能力。这个保罗一直讲,非常看重的,这就是愚拙的智慧,愚拙的真相福音。你想象,什么能力能把保罗翻过来?你这样体会这个能力,权能。

    4:21你们愿意怎么样呢?是愿意我带着刑杖到你们那里去呢?还是要我存慈爱温柔的心呢?   

这又是一个比喻。“刑仗”,一般的教会理解成什么?刑仗,权柄,这样理解。神给保罗权柄,所以保罗可以打你的屁股。这个理解就成了最负面的、最律法的、惩罚的、管教的理解,其实你没有理解这个慈爱的心。保罗有什么权柄?教会做礼拜,我骂杜俊,杜俊没有站起来反骂我,已经给我面子了对不对?我有什么权柄?杜俊的救恩我能说了算吗?保罗能说了算吗?注意,杜俊这个弟兄能不能得救,只有耶稣基督说了算,这是保罗说的,他是唯一的审判官。那保罗对任何一个弟兄有什么权柄?不要夸大那个权柄,那是把世界上一套都带来了,能开除掉的就开除掉,把他赶出去,那是什么权柄?开除不开除有什么意思?讲的是开除吗?讲的是世界上教会的理解吗?

在上述意义上理解权柄,talk的权柄来自两个东西:一个是刑仗,一个是温柔的心。神的话语保存这两个,就这两个东西,一个律法,一个恩典,这两个东西让保罗完全翻转。律法也是真的,恩典也是真的,恩典让你们看到,原来律法是这么回事。我们可以把“刑仗”和“温柔慈爱的心”理解成神的道,是福音真相,talk里边真正有力量的是这两样东西。所以说,假如talk里面没有这两个东西:律法跟恩典,这个信息不出来,talk就是空洞的。神的真正力量,从古到今,从源头到现在,用的都是这两个东西,这个是律法的权能,恩典更有权能,因为恩典超越律法。

你们预备好了吗?我要到你那儿去的,这是talk,但是我的talk里面是有力量的,这个力量就是权能,这个权能就是以这两个形式出来的,你要领受哪个?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作者

bei.huang2015@icloud.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