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进入经文一节一节读,尽量走细一点。每个人应用我的方法,看看新方法能不能把你带进来。

    4:1人应当以我们为基督的执事,为 神奥秘事的管家。

第一个名词“执事”是什么意思?把你属灵的经验带进来理解这个词:在教会负责管理安排,干事的人,教会执事就是属灵生命比较好的、摆上的弟兄。英文对照的解释会更好些,英文是servant(仆人)。教会的执事就是教会仆人,是为大家服务的,这是第一层面的认识。“人应当以我们为基督的执事,”也就是基督的仆人。

“为  神奥秘事的管家”,什么是”神的奥秘事”?回顾前面一、二、三章里讲的就是神的奥秘事——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为什么这是奥秘事?这是巨大奥秘事,拯救人类就是这个人啊!人类,最后全部走向地狱,只有被钉十字架的耶稣是通向永生的钥匙,就如耶稣自己所说:我是道路,我是真理,我是生命。人类的哪个理论能够说明这个事情啊?哪个道理能说明白这个事情?人的理论与道理都不能说明白这件事情,人的知识根本不可相信这是真事。在我们生命中认识了那么多人:老师、父母、同学、朋友,我读了很多书的作者等等,都是没有用,唯独认识这个人有用,他就是耶稣——木匠的儿子。他决定我最后永生,还是永死。这是何等何等大的奥秘啊?!而且犹太人原来以为上帝派来弥赛亚拯救人类,会将人类从罪恶中拯救出来,人在真理里面得自由,使我们不再受坏人欺负。然而就是这个人,以这种方式,自己反倒被钉死了,且只活了33岁。保罗讲的奥秘事就是这件事。

这是我们前面一、二、三章始终要抓住的地方,这是让保罗生命完全改变的地方,所以这不能忘掉。第四章延续从这个地方开始。“神奥秘事的管家”,“管家”是什么意思?首先我们联想管家在日常生活中间是什么意思?我自己工作忙,生活管理上有需求,请个管家帮助料理。我信任他,他有我家的钥匙,可以进入我的卧室,我与朋友交谈的时候不用违避他,他可以介入我的生活,他帮我处理很多具体事务,这是管家。那“神奥秘事管家”,管家可以管理财产,基督已经成了,那管家管什么呢?这个思维逻辑,稍微思维一下,我们对管家管理具体事务有体验,但对管理抽象的东西没有体验,很难理解。他后面马上解释。

    4:2所求于管家的,是要他有忠心。

 他对管家的要求比喻是:要求一个人很有忠心来做这个事,管理神的奥秘事。假想有一帮人,譬如一百个人坐在那里,神的奥秘事从天上到地上来,99个人都不当一回事,惟有你很认真当回事,那么你就是这个奥秘事的管家。99人不当回事,假如你也不当回事,那么这件事就没了。然后这件事在世界上发生了,可是又因为你的不负责,使这件事丢失了或变样了,这件事就又没有了。这就是神的奥秘事要在人间传,要使更多的人知道,传到你手上没了,可以体会吧?因此,这个管家要的是:忠心,要负责任。不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或者夹带私货,把原来的东西变掉了。

    4:3我被你们论断,或被别人论断,我都以为极小的事,连我自己也不论断自己。

这句话本身是很明白的,我自己不论断自己,走我自己的路,让人家去说吧。你这样认为,就将这句话从文章里孤立出来了,要放到文字流里去。这里你要注意,前面讲奥秘事、讲管家,这里为什么要突然讲论断呢?这种不是很顺的连续,要引起注意。罗马书也讲“论断”,不要论断人。在这个语境下,他为什么讲这个?他这里讲的“论断”与罗马书讲的“论断”是否完全一样,还是有不一样。如果不一样,在这个语境下他想带出什么呢?经文想让你看见什么?如果你觉得与罗马书一样,我都知道经文就被跳过去了。如果你进入语境,经文把场景拉出来,经文能让你看到细微的线索。

这里的不连续,是当时有人论断保罗,论断保罗什么呢?这个问题让你像个活人在读了,它的价值不在于能否找到正确答案,是让你的心活起来。这个问号让你多看一眼,有漏掉吗?多思考一点。如果这个问号是很重要的,他后面的经文马上会说;如果不重要的后面也就不说了,说明你的问题找错了。后边跟出来的问题一般提示要找的东西。当时有人论断保罗,保罗说,你们不要论断。这里我发挥一下:我们如果不抓住,跟得不紧,听出来的基本是告诫、提醒、批评,又会落到律法里面;这里是有告诫,但单独的认为是告诫,那是我们与当时场景脱离了,与保罗这个人脱离了,进入了道理。这时候你要努力再进去,进入场景。

我们现在就试试进入场景。保罗说,你们要看我是基督的执事,也就是神奥秘事的管家。这时候你们应该怎么看我?我和你们之间的真正关系是什么关系?是朋友,是家人,这些都不重要。我在基督里与你们的关系是这个关系。这个关系抓出来就可以与前面的连上。前面第一章讲”基督论”,第二章讲”圣灵论”,第三章保罗开始讲“人论”,人是什么?第四章还是讲“人论”,保罗让你们看我这人与你的关系,保罗确实蛮特殊的,但也代表教会里面弟兄走在前面的,带走在后面的、弱的弟兄的关系。这个关系保罗前面已经有过几个比喻:我是工人,你是工程。

这是第三章一个重要比喻,也是一个非常奇怪的比喻。工人是人,可以盖房子,也可以种田地,这种比喻很奇怪,田地或者工程都不是人,这个跳跃很厉害。这是新约圣经里的比喻,他说的是你这个生命神要在你里面动工,要把生命改变,你是神的合作者,我只是神的工人,我对神负责,如果我把这工程做坏了,我是有很大的责任。这是第三章里面的启示。

到第四章他继续讲我跟你的关系比喻:我是管家。对于管家来讲要有忠心,不要把圣经讲歪了;要有责任,不能人家求你讲,你找理由不讲。有了这个铺垫,对后面“不要论断我”话题也就顺了,你不用论断我其他东西,只要论断我是否忠心就可以了。 假如我不忠心,你赶紧论断指出来,我在神面前是要交债的;至于这个以外都不重要,假如重要也是我与神之间的事,神自己会找我,跟你没关系。至于忠心,一我不能讲歪掉,掺私货;二你需要我的时候我要做,要有责任。我按照前面场景进来,还是很流畅的,这个流畅让我看到,保罗讲你不要在忠心这个事以外论断我,在忠心这个事上你一定要论断我。保罗把这个也看见了。

    4:4我虽不觉得自己有错,却也不能因此得以称义,但判断我的乃是主。4:5所以,时候未到,什么都不要论断,只等主来,他要照出暗中的隐情,显明人心的意念。那时,各人要从 神那里得着称赞。

我们把“工人”、“工程”立住。你和我的关系在这件事上我是工人,你是工程,我造就你;在另一件事上我是工程,你是工人,你造就我,最后都面对神。

“那时,各人要从 神那里得着称赞。”这句话会不会读成律法主义?(众回答:会的)。先看看什么是律法主义?律法主义的意思是,你做的好表扬,受奖赏;你做的不好,受惩罚。在世界上你做得好,老板很高兴;在神里面你做的好,神也很高兴,做的不好,神不高兴。这有什么不好?觉得律法主义不好,这很莫名其妙的。你当老板也是这样的,员工做的好,老板很开心,这是没问题的。问题在哪里?假如你认识神,对神的认识只到这个层面,你是把神拉低了。换言之,在你的经历里,对世界上你做得好得奖励,只看到这个事实,你把自己、把人、把世界也拉低了。世界上也不是仅有律法,超越律法的东西多着呢。你的爸爸也不是你做得好,他才爱你;你做的不好,他也是爱你的。这是地上的父亲,就更别说天上的父亲。你不能把你的眼光只掉在律法主义的逻辑里面,看不见超越律法的恩典。这恩典不仅神有,你周围的亲人朋友身上都有。你律法主义的眼光强化、强化、强化到一定程度,最后恩典就看不见了。以至于变成律法主义的人,来要求自己、要求人家。自己都没有勇气去接受人家给你的恩典,自己也很吝啬,不会给人家恩典。这就是律法主义的陷阱。假如我们都做到这些神是很开心的。工人做的很忠心,工程也能满意,神很开心,很称赞,我们人也很开心,不是很自然吗?!假如你不断从这句经文里,只抓出律法主义的理解,那你就完了,这个警惕要有。

问:保罗说忠心的事可以论断,忠心以外的事不要论断,如何理解?

保罗自己认为,我与你之间的关系,主要我是工人、管家。保罗不希望自己的工程做坏了,如果我没做好你提醒我,我当然很高兴。因为这个很重要。你想保罗活的好好的,又是大知识分子,面对这帮人,渔夫、农民、清洁工,他与你是什么关系啊?保罗为什么把自己的生活突然变掉了?辞掉了工作,放弃了原有的社会地位,离开了亲朋好友,到这里来给你讲圣经,这是什么关系呢?不就是神忠心的工人、管家,要把这个事做成,这个工程不能在他的手上没了。就是这个关系,没有其他的关系。

问:看重律法就忽视恩典,保罗说:“我虽不觉得自己有错,却也不能因此得以称义。”律法主义是否还有自以为义?

先说律法主义,律法按照我们的理解,神要你做,你努力了做得好,神很高兴;神要你做,你不当回事,做的一塌糊涂,神当然不高兴。这是最基本,最简单层面理解律法思维,这个思维跟恩典思维是完全相反的。恩典思维是什么?你还是仇敌的时候,我已经赔上命爱你了,我的爱是完全单向的,根本不看你的回应。这两个逻辑是完全相反的。那个是做的好表扬,做的不好打屁股;这个是根本不看,逻辑不同。

    问:不是靠自己的行为?

不是看行为,看行为浅了,是逻辑。真正行为很好、属灵了、得救了,神高兴;不得救,神就不高兴,在这个逻辑下是律法逻辑。因此也不是行为,是内心改变。例如有两个孩子,有一个孩子内心改变很快,我就很爱他;另一个很玩梗,我就喜欢不起来,由于孩子的悖逆,我爱不出来,就是律法思维,我就没有恩典思维。神是在我们很坏的时候就爱我们,救赎我们。这是两个相反的逻辑,两个逻辑同时成立,但恩典逻辑盖过律法逻辑。神也是真的喜欢做得好的人,但是不仅仅如此。神的恩典是本体,律法是它的影子。你看着好像是这样,然而它真正深刻的含义不是这样的,真正的含义即使他打你的时候还是出于爱;不是你想象的,是我不好他打我,这是你掉入了律法思维。

自义是你把神理解成律法的神,所以觉得我做好了,好像神欠了我该得的表扬,这是自义。保罗说,神不欠任何人。而且实际上按照神的标准,你还差远了,自义的虚妄就在这个地方,自义的背后还是律法思维。

    4:6弟兄们,我为你们的缘故,拿这些事转比自己和亚波罗,叫你们效法我们不可过于圣经所记,免得你们自高自大,贵重这个,轻看那个。‘’

这句经文很有趣,很有趣。有问题吗?什么不连续的问题吗?

    众问:哪些事转比我自己?效法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不可过于圣经所记?

还有最重要的、不连续的问题吗?为什么论断的人会自高自大?

论断的人当然会自高自大。他可以说:吴先生,你经文讲得很好,整天talk 、talk 、talk,但其他也不咋地。吴先生,爱心不够,待人没耐心。所以论断的人是可以自高自大的。

“叫你们效法我”,“效法”最简单的理解就是以我为榜样,跟我学,我怎么样,你也怎么样。但是,“不可过于经文所记”,譬如,王岚以我榜样,效法我的衣食住行的具体方式,请你不要效法我过于圣经所记,这是可能犯的错误。我把你捧起来,我想跟你学,想学得一模一样,这效法是不是很烦人。为什么很烦人?你没把主要东西抓住,抓住的这些不重要,不重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的忠心,你要效法。王岚很想效法吴先生,除了效法忠心以外,其他不重要的东西他也效法,马上出来念头吴先生也不咋地!这是很自然感受,好像还不如我,好像还不如边上的人,不如去效法他呢。带着这个心态出来的,很容易自己把他捧起来,又自己把他摔下去。捧得越高,摔得越快;嘴巴不说,很谦卑的样子,但心里犯嘀咕,还不如我呢!当这个人一有弱点,你的反应,嚯!他这地方要跟我学了,虽然忠心上我跟他学。你看,这要求全都出来了,人就是这样子的!从效法开始,这个跟这个学,那个跟那个学,轻一个重一个,自己作评判。因为相对而言,这位姊妹说话很谦卑,那位姊妹更谦卑的;这位弟兄说话很粗鲁,那位弟兄说话更粗鲁,这都是相对界的。讲到基督论、圣灵论都是绝对的,当讲到人论的时候,相对性就出来了。

从第五章开始,就开始讲事情,人类、事论、人在世界上要处理事情,所以越来越进入相对了。后面保罗花了很多精力,帮助弟兄理解如何处理相对界的人与事。他的意思是,这类相对界的事不重要,不重要,不重要。重要的是什么?是那个东西,这才是他关注的。你也可以从中得到自由的信息,不重要,该干嘛就干嘛,无所谓,这个认识也要出来。再说,你干的比我好,这是神给你的天赋。秉性各异本身就是神给的天赋,世界是多样性的;里面的那个主、那个信、那个基督、圣灵是一样的,其他都是千差万别,可以多样性。

本来是保罗说你们要效法我,他派提摩太去,提摩太很忠心,他很看重这个品格。假如派另一个去,去了不是讲保罗的话,说他自己的话,那就不忠心。他说,其他东西不用那么仰视我,以免你自高自大。这里一般会认为应该是,以免我自高自大。读这里就觉得不连续,应该是,叫你们效法我不可过于圣经所记,以免我自高自大。这是我开始读的疑问。你们自高自大?他们都高抬我,效法我,怎么还会自高自大呢?

这个地方我认为不连续,多琢磨一下,多想一下,多从前面场景流过来,从前面的意思流过来,就出来了我刚才这番议论。这番议论也把我的经历拉进来。我的经历里确实有人认为,我是讲道讲那么好,确实还希望我更好一点。圣经讲得好,同时又待人很谦卑,对人很客气,有这个希望。当这个希望做不到的时候,他马上会攻击、批评,甚至吹捧。我这个经历是有的,我就把它摆上去,就知道保罗当时的心情。这是一个例子,当你发现不连续的时候,前面场景进来,后面自己经历补充进去,前后串起来。

    4:7使你与人不同的是谁呢?你有什么不是领受的呢?若是领受的,为何自夸,仿佛不是领受的呢?

“多样性”,多样性没什么好骄傲的,都是神给你的。这也是人论里面的特别重要的东西,总的旨意是你怎么看人,这也没偏移,很自然的过渡过来。我和你不一样,你有你的优点,他有他的特长,这都很正常。只要你不要自认为是你的,其实都是神赐的,要跟得非常准,以至把多样性背后的神也解开了。平常我们只看到多样性,这个人厉害,逻辑思维很强,这个人感性思维很强,这个负责敬拜比较好,这个负责服务比较好,其实背后都是神造的人。不是这个人怎么样,然后高低就评出来了。

这个切入点也非常好,他的眼睛一直穿过去,穿过去,他让你看人的时候看人背后的神,这是看人的基本原则。看人的共同点,工人、工程、忠心、跟神救恩绝对性相关的。至于相对性的东西都是神创造的多样性,没什么好骄傲,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后面这段议论,也是“人论”里重要的。 “不要自夸”,你可以读成批评,也可以读成事实就是这样,就是神给的。这两种读法很微妙,但出来的东西是不一样的。读成神批评是律法主义,还是读成真相就是如此。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作者

bei.huang2015@icloud.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