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保罗特别强调自己是“又软弱,又惧怕,又战兢”?他到底怎么啦?他惧怕什么,战兢什么?

2:1 弟兄们,从前我到你们,并没有用高言大智对你们宣传 神的奥秘。

保罗一开始就说“弟兄们从前我到你那里去,并没有用高言大智对你们宣传神的奥秘”。这个“从前”是指保罗与基督教会已有过的几次交道(而不是指保罗还在追杀基督徒的时候),他强调从前我保罗跟你们传福音的时候,没有用高言大智的言语。为什么要特别强调这一点?保罗是一位学问很高的人,他在犹太教里一直是用高言大智教育人的,他有这个地位,现在保罗说,我已经变了,跟以前不一样了,我曾经讲了一辈子高言大智,现在都扔掉了!保罗说你不要看我其他,就凭这一点,我就变了,保罗只说这个变化,为什么这一变化这么重要?

原来他最看好的,自己能力最强的,区别于其他人的地方,就是他能讲高言大智的语言。而且甚至可以说他能用高言大智的语言讲神的奥秘,他也不是讲股票、科学、生物学,他讲的就是神学,就应该启示那个神,就是犹太人背后那个神,他一直讲这个东西。他是个宗教徒嘛,他的地位、他的谋生、他一生贡献的事业,就是用高言大智讲神的奥秘。今天此刻他说,那个保罗已经死掉了,注意,我以经不这样讲了,这是巨大的决裂,跟他自己生命的决裂,对不对?体会到了吧?所以他强调。

2:2 因为我曾定了主意,在你们中间不知道别的,只知道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

他说“因为我已经定下主意”,“定下主意”意思是说,我一不小心很可能按惯性又会走到原来那个,因为毕竟那是原来骄傲的地方,所以我要克制,我下很大决心跟那个决裂,所以定下决心,就是这个意思。我一放松,我就变成原来那个人了,原来那个人他是混的很好的。好,这句话也听懂了。

刚才强调在保罗身上发生的事实,他以前那样,现在这样,而且保罗非常看重现在发生的事实(到目前为止都是只讲真相,不要翻译成道理),因此保罗讲出一个真相来。保罗说我定了主意只说真相,这又是一个真相。假如他不下决心不定主意,还可能滑回去。因为保罗讲这个话,我们都可以体会的,假如你一辈子那样活,活得那么好、那么风光,你把那个扔掉是很痛苦的。也就是说你要真下决心,把那个扔掉,真的觉得那个东西没用,可以吗?为什么我们讲的时候,你们会听起来特别触动你,是我尽量用真相的语言去讲,这个很重要。我觉得保罗讲这个话是讲它的真相,这个同意不同意?

这样读会让人很简单,我这样读其实就变成当时的保罗,包括我们自己,假如我们一辈子是靠这个吃饭的,然后把那个扔掉,是很痛苦的。保罗说,我现在不知道别的,他把过去的知识、学问、预备,他说我都忘掉了,免得我一记住它又说出来了,我只说这些,只说那个钉在十字架的耶稣基督。这个话是不是这个意思?好,你设想,保罗以前一定旧约也是很熟的。一套一套,对吧?现在他只说耶稣基督,设身处地,他说什么?就说温州虹桥有个人钉死了,他现在没有理论,他就说这个事情,他说温州虹桥有个人钉死了,疯子一样的。这句话只传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

2:3 我在你们那里,又软弱,又惧怕,又甚战兢。

这句话接下去,“我在你们那里,又软弱,又惧怕,又甚战兢”。干嘛软弱?干嘛惧怕?干嘛战兢?他在说虹桥有一个人被钉死了,那个人就是神。讲这个事他会出来一个软弱、惧怕、战兢,为什么出来这个东西?这个是你要默想的,这个时候你真的进入保罗的心去想。用我们人的体验,保罗也是人,但保罗是被神启示的,或者圣灵启示他的。那我们在这里,保罗认可说你们圣徒,你们应该跟保罗一样的,否则保罗的话你听不懂,保罗的情感你也不能体会,所以我们既是狗,又是能够听懂人话的那个狗;我们又是人,又是能听懂神的话的那个人,是不是?那也就是说你能听懂他的话,你必须得进入他。

想一想,耶稣基督钉死的时候,保罗在干嘛?他几乎跟我们一样,也就是说耶稣基督这个故事,比如说我们在上海,温州乐清有个人被钉死了,OK,我们平时也不关心乐清,很可能很晚才知道这个事,那保罗肯定是第一时间就知道的,因为他是宗教徒。这个犹太教里面发生什么事,等于是造反,揪出异教来,是不是?说什么跟这个正宗的犹太教不一样的,保罗是很敏感的,而且不仅是很敏感,他非常重视,以致参与要把这个异教消灭掉,不要让它乱传,而且那个人号称自己是神,这个事保罗老早就知道,在第一时间就知道,是不是?他是什么反应?瞎说,胡搞,这帮无知的人!那时候是很强大的保罗,对不对?强大到他可以亲自去抓人。

这个故事在《使徒行传》在《加拉太书》里也有提到,然后保罗说,耶稣基督亲自向他启示,对不对?我们为什么讲这个,因为我们要进入保罗的生命,他今天变成这样是有原因的!好,怎么亲自法?第一,发强光让他看不见,瞎眼三天,而且身体上有反应,不吃不喝;第二个,听见声音,到底是物理声音,还是人家边上人的声音,他没说,反正在保罗的感受里是听见:“保罗保罗你为什么逼迫我?”保罗你逼迫的那些基督徒,其实就是逼迫我耶稣基督。耶稣基督不是死了吗?但是死了怎么有能力把保罗眼睛搞瞎,而且声音发出来,很明白听见?然后你现在该怎么做,然后你这样做这样做,后面全都应验,这就是保罗很特殊的经历。那么现在保罗传讲的应该是这个完整的经历。完整的经历是:这个人自称自己是神的儿子,后来被犹太公会处死了,当然是借着彼拉多,即罗马总督的手,把他处死了。后来这帮基督徒还在传讲他,说他活了,简直是胡搞,犹太教给它搞乱了,所以保罗开始是去迫害,后来保罗在讲现在这个经历。这个经历从头讲起讲到最后。

好,保罗强调的点在哪里?这就是我前面说的,保罗说“我只传讲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我上次提出问题:奇怪,保罗怎么不强调后面那个,那个死的人活了,向我显现了。对呀,保罗还有这样的经历,强调后面的点,后面的点是很振奋人心的。但是保罗只强调那个死,不强调这个活,这是我上一次提出的一个带有张力的问题,对不对?

众:对。

我上次是怎么解释的,我说其实在神,活没什么了不起,也就是说,犹太人的那个神的概念,那个弥赛亚,是很厉害的概念,哪有死的?所以后来活了,没什么了不起。但是这个活的神,居然跟那个死的人相关联,这个事情是怎么也没想到的!关键点是此刻的保罗,他说我只讲耶稣基督,他强调还是钉十字架,还不是活这个点,还是死这个点,这个点我们要默想、要体会。我发现死里面有名堂,这跟我们1155所强调的福音不是个廉价福音,也是相通的,若是你不在他死里有份,这个真正的活跟你没份,因为这是复活的活,永生的活跟你没份。死里面竟然那么有奥秘,这是没想到的地方。这也是新约《圣经》,四福音书,包括约翰讲的,你一颗麦子不死,你是长不出新的生命来的;你假如爱惜你的生命,你就没有属灵的生命。但这个二律背反,即死跟活的二律背反,当然是非常不顺口的,一般人很难理解的。

他述说的是这个奥秘。那他为什么害怕,为什么软弱,为什么战兢?而且注意,他在谁面前害怕?你可以说,在追杀他的犹太人面前害怕,在那些无神论人面前害怕,在那些罗马兵有权有势的王下害怕。他现在明确讲,我在你们这里,面对你们我害怕,我软弱,我战兢,这是个很有趣的问题,这是第一个点。第二个点是害怕什么?他们怎么了?这个是我认为第二章里最有趣,也最能让我们进入当时保罗的心思意念,也能带出后面经文的一个关键点。先把这张力放一下。

2:4 我说的话,讲的道,不是用智慧委婉的言语,乃是用圣灵和大能的明证,(and my speech and my message were not in plausible words of wisdom, but in demonstration of the Spirit and of power, )

我们这么细读的话,假如你懂英文,自然会把英文核对一下。因为英文的整个语法结构和中文不一样,有时候词用的也不一样,会有一些亮光,这个我们有经验。

刚才沈溧说不知道什么叫“智慧委婉的言语”,也不知道什么叫“圣灵大能的明证”,对不对?好像都比较空洞。英文:“and my speech and my message were not in plausible words of wisdom”,前面我们不是提到speech吗?在第一章“口才与知识都全备”,口才也用speech。我们当时提问:奇怪?把口才演讲能力看那么重吗?保罗说你们现在都够了,不是指你财富够了,只是指你的口才和知识够了,所以说你们不缺乏了,不比人家差。这里又提到speech,只是这里的speech已经不再是那个很流利、很动听、很优高雅、很有水平的那种智慧的方式讲出来。你看,保罗那个很流利、很高雅的,那个都是修饰学人的表达,都是人的东西。它现在讲的东西口口声声、说来说去就是那天我去追杀,重复来重复去就讲这个事情,然后我眼睛瞎了!人说你别骗我,我没骗你,我没骗你,没骗你,真的瞎了又看见了,简直像农夫在说话一样,他突然变成这样的语言了!

明白吗?以前头头是道,从创世记讲起,一套套、一层层,现在他都不讲了,讲来讲去就是那天突然像是天下雪了,一片茫然……,然后有些人听懂了,聚过来,有些人说保罗你疯掉了,你以前说话不这样,你能不能讲个道理出来,就算讲这事,你也告诉我道理,告诉我这是什么意思?这个故事什么意思?!没意思,就是这个故事,就这事,就这个是真的!

真相与道理,保罗现在不太喜欢讲道理,保罗讲来讲去就是真相。那个真相语言在保罗的语汇里基本上就是农夫的语言、老太婆的语言、小孩子的语言,而这个道理的语言是需要学问的。现在的保罗,当真相出来的时候,道理全是不搭界了。OK,这个真相是那么奇怪,真相的力量会那么强,让保罗瞬间生命反转!这就是我们讲的:真相有力量,道理搞死你,你也搞死人家;当你发现真相的时候,闭口无言,这就是力量。虽然真相在人眼看来怎么也不理解,怎么会这样,简直愚拙,神怎么能这样子,自己怎么死掉,我们还等着你来救我们犹太人,把我们从罗马帝国的统治下面救出来呢,对不对?我向外邦人证明我的神是真的,你这么死掉,我怎么证明我的神是真的,我被人笑话死了。你说保罗,那时神向你显示了,你说是真的,没向我显示,我怎么知道是真的?!当你这样挑战保罗的时候,他怎么回答?这就是保罗的难题,你是保罗,你是听见的,眼睛瞎过的,你也好了,当时我也不在场。证人拉来还可以骗人,你怎么能说服这些人,保罗要蹬脚要跳楼了,说不清楚了,OK,保罗无招的时候,居然有人信了,竟然会相信了。这时候他感叹圣灵,他说居然相信,我相信了,眼泪都流出来了!所以保罗说看见那么笨的人居然相信了,一定不是他,是神作工,是神,只在乎神的智慧!

你看是不是很顺理成章?“圣灵和大能的明证”,明证这个词是很有趣的。OK,当你道理讲不清楚,自己不想讲了,其实人家倒很喜欢听,人喜欢听道理,人家一定叫他讲道理的,OK,所以他就很小心,我一不小心,我又要讲道理了!保罗惧怕什么,这时候惧怕自己又变回讲道理的那个人了,因为整个世界诱惑他讲道理。好,保罗就算你那个事情是真的,告诉我含义吧,告诉我们将来怎么做,不要重复了,告诉我们现在怎么办,我们应该这样,还是应该那样。这就是世人让他做的事,世人不在乎真相,只在乎道理,这个我们是有体会的,所以世人在听到真相的第一时间就要把它变成道理。

这是为什么?我们分析一下,这是罪性。因为世人要当一个裁判者,你这道理好,那道理不对;我这样想,他那样想,马上进入角色,世人对道理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说三道四;真相叫世人全闭口,只要你认它是真的,你就无话可说。它是真的,你有什么话可说?你理解,它也是真的,不理解它也是真的;你认为好,也是真的,认为不好,也是真的;你喜欢也是真的,不喜欢也是真的,所以我们要辨别是道理还是真相,只看一句话:你说这是对的吗?这是好的吗?应该这样做吗?全是道理;这是真的吗?就是这样吗?真相的表达是不一样的。你在理解的时候,就要问他是真的吗?这个东西是关于真相问题吗?关乎真假吗?若是问对吗?错吗?善吗?恶吗?合适吗?不合适吗?全是道理。假如保罗讲上帝就是这样的上帝,就是这样被钉死,然后这样向我显示,你只能问这是真的吗?世人若问为什么这样,这有道理吗?怎么跟以前不一样啦?那全是道理,人就想融到你以前那个道理里去,消化到你的道理里去。

2:5 叫你们的信不在乎人的智慧,只在乎神的大能。2:6 然而,在完全的人中,我们也讲智慧。但不是这世上的智慧,也不是这世上有权有位将要败亡之人的智慧。

现在我们讲到第5-6节了,按照我这个开场白,你们读起来是蛮顺的。“然而,在完全的人中,我们也讲智慧,但不是这世上的智慧”,那这个智慧是什么?在完全人就是说,设想嘉溦居然会相信我刚才讲的真相,我也莫名其妙,她怎么会相信?嘉溦在这个真相下面还要活,这时候嘉溦就要开始领会这个真相了,这个真相怎么跟她的生命结合,怎么消化到真相里去。而且嘉溦在领会这个真相的时候,也会出来很多很多问题,因为真相出来的道理跟以前的道理不一样。

OK,因为人是会思考的,所以你说是真相,我就信了,还要思考,还要领会,对不对?好,保罗这个时间花了多久?

众:13年。

也就是说保罗在追杀囚徒,他眼睛被瞎,看见耶稣基督亲自启示,接受以后,保罗又花了十三年时间去消化这个真理,所以这个时候,已经是他十三年以后,出来讲道,你可以设想一下保罗是怎么消化的?基本上是把他这次遇到的经历,或者神向他启示的真相用光照旧约圣经,光照旧约中神借着犹太民族从祖先历史到他今天那个时代的全部启示,然后去理解、消化。保罗做这个功课,然后得出结论,这个神就是旧约指出的那位神,就是他原来信的那位神,保罗把二者融合起来。

于是他说,对这些完全人,我可以把我这个过程告诉你,我可以把这十三年的一些体会告诉你,是怎么链接的,怎么得出结论来的。保罗说对完全人,我可以讲智慧,但是也不是我以前那种半吊子、没有被光照过的、似是而非的智慧;乃是在神的光照下,也就是这个吓人的启示光照下,我再读《圣经》,再讲我的理解。这个时候,这个智慧是有道理存在里面的,但它是基于事实的道理,所以我们不是说不想道理了。人不可能不想道理,不想道理我们不能思考,一想就说对、错,善、恶。那争议怎么样,争议以后你是不能想的,争就争了,你有什么好想的?!但是我可能不想吗?不可能不想!

假如说道理没有把你变成愚民、变成反智,那是因为你的道理跟真相挂钩了,这个工我们人是一定会做的,当然会做,同意吗?OK,真相与道理结合,但是不要看见真相了,到最后又把真相放掉,站到道理里面,那个是错的。是看着真相想道理,最后回到真相里面,所以你那道理全跟真相挂钩,这个落脚点就是真相,是这个次序。所以你看到真相想道理,想道理回到真相,看到真相想道理,想道理回到真相;每次回到真相,你就进入真理,你就在基督里,就在真理里,就这个意思。这样,我们不会被我们的道理捆绑,不会已经看见了,反而又没了。

所以“然而,在完全的人中,我们也讲智慧。”跟完全人讲的智慧是基于真相的道理,符合真相的道理,符合整本《圣经》启示的真相;跟完全人所讲的,不仅仅是那天,耶稣把我眼睛搞瞎了,不仅仅是那一个事件,是神对犹太人启示的全部真相,结合着全部真相出来的道理,就是保罗后面洋洋洒洒写出来的东西。所以可以说,没有保罗基本上没有基督教。基督教的系统是搭起来的,这个系统搭起来可以说是道理,但这个道理是基于真相。

保罗自己也说,假如没有耶稣基督死了又活了,那我这些道理一分钱不值,假如这样的话,你还不如去信世界道理。OK,假如基督是假的,那我这个道理赶紧不要信,世界道理可能让你活的更好,那这也是很实在话,他是很实在的一个人。但是,假如基督的话是真的,那你蒙福了,你赶紧不要信世界道理,你要从我的道理里看见真相。整个传福音是这样传的,这样我解释清楚了:我们也讲智慧,但这个智慧不是世上智慧,是指用我的话来讲,这不是世界上那种没有真相的智慧和道理,乃是建立在真相,神启示真相上的智慧和道理。

“也不是这世上有权有位将要败亡之人的智慧”,那些有权有位,就是看起来很有权势,但是因为他不知道这个真相,因为他生命没有反转,他跟神没有挂钩,所以他自己都是败坏人。OK,你们现在不要认权威,不要搞错,权威不是那些有权有位,或者是有智慧,人的智慧,或者有学问,或者以前的保罗,那个都不叫权威。真正的权威就是你们这些人,后面讲的权威就是你们,因为你们是圣灵开过眼的。OK,这些权威,后面会到这个地方,不是保罗一个人知道,至少刚才嘉溦也觉得我说的话是真的,她只要说我说的话是真的,就被开眼了!

至于后面成长,智慧是怎么加强怎么坚固,坚固你已经看见的东西?看见是你已经有了,但是你不坚固,你又会看不见了,那是保罗自己也害怕的,他害怕面对你们,怕你们又不坚固了,或他自己都不坚固了。所以保罗这个惧怕,这个战兢,在我的理解里,就是指保罗自己很可能回去,你们也很可能看见又没了,这个事情是保罗最害怕的,同意吗?(众:同意。)这个说明蒙神得救的基督徒还是要跟撒旦征战的,一直到最后得胜那一天。所以你应该害怕的是这个东西,否则的话,保罗不会对这些门徒说我们害怕,他应该对着世界说我们害怕,对不对?这个应该是蛮清楚的,没问题。

2:7 我们讲的,乃是从前所隐藏、神奥秘的智慧,就是神在万世以前预定使我们得荣耀的。2:8 这智慧,世上有权有位的人没有一个知道的;他们若知道,就不把荣耀的主钉在十字架上了。

然后说“我们讲的,是从前所隐藏的、神奥秘的智慧,就是神在万世以前预定使我们得荣耀的”,那这就是保罗这一整套教义,一整套总结出来的旧约、新约;今天的、过去的,全总结成一套。原来耶稣基督,比如说我们现在读《创世记》的经文里,神向我启示的就是恩典的神。可是我们以前读成律法的神,我们以前都没读出来(恩典的神),都在人文智慧里读,都是想当然读。在这个意义上来讲,以前都是隐藏的。

现在当我们一旦眼睛打开,实际上保罗的眼睛是被耶稣打开的,一旦打开以后全读出来,隐藏的全出来。所以我们读旧约的时候,会不断读出东西来,也是这个意思。 所以,隐藏的荣耀的都解开了,这样的智慧,那些世上权威,就是有权有位的人不知道,否则他也不会把耶稣钉死在十字架上了,这个也是大白话,对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作者

bei.huang2015@icloud.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