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弟兄们,我从前对你们说话,不能把你们当作属灵的,只得把你们当作属肉体、在基督里为婴孩的。

3:2 我是用奶喂你们,没有用饭喂你们。那时你们不能吃,就是如今还是不能。

3:3 你们仍是属肉体的,因为在你们中间有嫉妒、纷争,这岂不是属乎肉体、照着世人的样子行吗?

这段经文文字很简单,比喻也很简单,经文在说什么呀?不太清楚,于是我们就猜。首先想到的,哦,是说新生命!“新生命”概念是从哪里来的?是从新约来的,保罗这里没提新生命,我们读经容易犯的一个毛病,就是把后面新约的东西拿来用,脑子里想这就是在说新生命,其实你对新生命也不很清楚,只是个概念而已。原本你可以借着经文把新生命的意思搞得更清楚,直接换词以后,新生命还是个空洞概念,而且把这段经文也搞空洞了。这是个很大的毛病,用空洞名词作换词游戏。“新生命”这个词(概念)本身就很抽象、很难把握、很难体会、很难言说,好不容易保罗言说了,你却不仔细想,用一个现有的空洞名词换掉了,其结果,这段经文没有读懂,新生命也没有新的内容充实进来。是不是这个问题?(众:是的。)这就是我为什么拒绝换词的原因。那么,我怎么体会呢?我在想保罗为什么讲这段话?如果是讲新生命,保罗心目中的新生命是什么意思?我想借着保罗的话语,对空洞的“新生命”概念也有更多了解。我们可以这样猜,假如保罗讲的是新生命,那么保罗脑子里的新生命是什么东西?

新生命是什么?新生命怎么成长?这样就必须回去读第一章、第二章,看保罗前面说的怎么连到这个点上来的。第一章第一个点,这么大的救恩计划,耶稣为此而死,救的就是你们这帮人啊?!这是第一个点。那么,这帮人有什么了不起吗?与其他人有什么不同?区别在哪里?区别在于你们居然信了!居然信我说的那个事情!保罗说什么事情?他说的事就好比现在温州乐清有个人,自称是神的儿子,被人钉死了。这事原本我根本不能信,觉得那些人是胡说!后来我碰到一件事,记起保罗的见证,保罗忽然眼睛瞎了,听到耶稣的声音了,我才明白,原来上帝的拯救、救主弥赛亚,原来是这么回事!保罗继续引申发挥,这愚蠢的事居然是神的愚拙,他的力量大大胜过人的智慧,神的智慧大大胜过人的智慧。

好,现在看见保罗眼中的新生命是什么了吗?就这帮人,赶也赶不走!这帮人也不富有、也不聪明、也不是道德好,也不是这、也不是那,唯一就是信了我说的东西。我刚才对新生命的解读,符合《哥林多前书》第一、第二章连贯下来的意思吧?!虽然保罗面对的这帮人有很多问题,但保罗咬定这帮人是不得了的!后面逻辑跟上来的是:我是给你们打工的,你们是神的殿。谁要是毁坏你们,神必要毁坏那人。这样读,新生命的概念就丰富起来,就不是空洞的概念了,因为这帮人是被神开了眼了,对神的话语意向性转过来的人,渴慕神、呼求神的人。保罗不看他长得多丑、穿得多脏、事业多不成功、脾气多坏,全然不看——这就是保罗的看见,连这帮人自己还没看那么清楚!这也是保罗特别担忧的地方,所以保罗说,你们不得了,知道吗?或生、或死、或现今的事、或将来的事、全是你们的。万有都是你们的。因为你们是属基督的,万有是神的,所以万有也是你们的!

上次我们也用这种语言读第二章,解释了“圣灵”、“圣灵与我们同在”、“圣灵在我们里面” 的意思。我们再也不去追究圣灵怎么会在我们里面?怎么进来的?圣灵在我们里面是什么感觉?保罗说,因为你们居然信了我说的,世界都说我是荒谬的,可见有圣灵在你们里面!这样读经,对“圣灵”概念有很大启发,我们再也不去追求圣灵是怎么进来这样神秘的问题,没有圣灵你如何能够信呢?!

今天我用愚拙的语言把什么是新生命也回答了。婴儿生出来,就这样生出来了;有这个链接,保罗当然要开始说新生命像婴儿一样,所以要成长;成长过程需要粮食,就开始有“喝奶”、“吃饭”的事了。感觉到逻辑的力量了吧?感觉到纯粹语言的力量了吧?!这里的纯粹语言怎么讲?原来就是你们这帮人。

再读细一点,“喝奶”是什么意思?“干粮”是什么意思?哪些是奶,哪些是干粮?再深入一点,按一般的逻辑,现在是婴儿,复杂的、难的现在还不能理解,所以我先讲简单的,是这样吧?高深的东西你听不懂,简单的东西你听得懂;我先讲简单的,以后再讲难的,像上课一样。正常学校上课是这样上,那圣经也这样吗?圣经是最难的课放在前面,后面容易了,是不是啊?原来是你们,你们不得了!你们为什么不得了?你们比那些人厉害得多,最难的你们抓住了,那些人根本听不懂。怎么可能把最难的放在后面呢?!这也是我们传福音经常犯的错,总怕人家听不懂,讲的很简单,全都是歪的、掺了水的,没有讲最纯粹的信息。这是世人的智慧,先讲简单的,一点点深入。那我认为按照保罗所说的,你们居然都听懂了,是圣灵帮助你们,那东西一定很难,因为都需要圣灵帮助呢,明白吗?这个地方就叫习惯性思维纠错,我们一定觉得浅的先讲,难的后讲。按照保罗前面的逻辑流过来,你们是在圣灵帮助下把最难的搞清楚、抓住了,所以哈利路亚!后面我所讲的东西是:“喝奶”不一定是最简单的,“吃饭”不一定是最难的,不一定,不要想当然。同意吗?这点跟上吗?最难的为什么可以在前面?因为有圣灵帮助,后面圣灵再帮助,就越来越容易,这也是马太效应!(众笑)婴儿只是小的,不是说奶是容易的,婴儿成长的奶最厉害、最复杂、最精华,奶是生命的本质!

假如不把容易的放在前面,难的放在后面;而是难的放在前面,容易的放在后面,那什么是容易的?什么是难的?这个题目先放一放,大家回去思考。至少此刻关于 “喝奶”、“吃饭”,我们已经有了很大的收获。开心吧?我们是活人跟活人说话,不是活人和死人说话。(众:很开心!)

3:1弟兄们,我从前对你们说话,不能把你们当作属灵的,只得把你们当作属肉体、在基督里为婴孩的。

3:2 我是用奶喂你们,没有用饭喂你们。那时你们不能吃,就是如今还是不能。

3:3 你们仍是属肉体的,因为在你们中间有嫉妒、纷争,这岂不是属乎肉体、照着世人的样子行吗?

这里出来“属肉体的”概念,我们脑子里一换,我知道是什么东西,就是“老我”嘛,这叫换名词。“属肉体”没搞懂,“老我”也没搞懂,只是换个名词。这里属肉体,突然说你们是灵里的婴儿,灵里的婴儿不要小看,这句话很重要,刚才说保罗很看重这些人,是不得了的事,原来基督是为你们这些人死的。首先,灵里的婴儿我们不能看低,然后又说是属肉体的,属肉体是什么意思呢?既然是属灵的,怎么又属肉体呢?保罗为什么说他们是属肉体呢?他们已经是灵里的、基督的婴儿,已经重生、有生命、和一般人不一样,神是来救你的,既然这样为什么说属肉体?属肉体是什么意思?这个问题其实保罗马上回答了。保罗说你们属肉体的根据是什么?“因为在你们中间有嫉妒、纷争,这岂不是属乎肉体、照着世人的样子行吗?”

3:4有说:“我是属保罗的”;有说:“我是属亚波罗的”;这岂不是你们和世人一样吗?

3:5亚波罗算什么?保罗算什么?无非是执事,照主所赐给他们各人的,引导你们相信。 

3:6我栽种了,亚波罗浇灌了,惟有神叫他生长。 

这段话解释了什么是“纷争”。保罗认为你们纷争,“纷争”一词你可以想象很多,你可以争财产、争权利,争很多东西。而保罗这里“纷争”用具体的例子来说明,你们的纷争是“我是属保罗的”、“我是属赵牧师的“,这是怎么回事? 这个地方你要细,既然保罗已经启示你了,你要进入场景,是什么一类纷争?其实保罗在前面也说过,还好你们几个没有接受我受洗,他是我受洗的、他不是,世人可能把受洗之间的关系看得很重,把人际关系和我对他的信任、生命重叠、人间经验看得很重,以至于“我是属保罗的”,拉的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对不对?保罗说这一类就是纷争。其实自己把自己分成我属保罗,他属什么,这一类都毫无意义。所以这个例子让我们知道保罗的纷争是什么意思,比如说保罗的名气比赵牧师大,刚好我是保罗受洗的,他很嫉妒,这类东西全都是胡扯,没关系。

我们再分析一下,什么是属肉体的?这件事属肉体,那其他事呢?对属肉体的理解,我们自己有“老我”,我们热爱这个世界上的东西,不渴慕灵,渴慕世界;不体贴圣灵,体贴肉体;诸如此类,我们有很多解释。我们要舍弃,我们是属肉体,保罗在这里说这些可能都是,在这段经文里我们得到了什么启示?保罗没有提其他问题,只提了什么?提了人的什么东西?这里有点抽象的东西。思维训练要抽象一下,如果举具像例子,例子是举不完的,这里你怎么抽象?

我帮你抽象一下:你怎么看人?看人的眼光。为什么这个抽象是圣经《哥林多前书》1-3节的逻辑?保罗自己生命的改变就是看人的眼光不一样了:是这帮人啊?!我原来根本看不起这帮人,原来他有足够的理由看不起这帮人,现在突然眼睛改变了,原来这帮人才是宝贝。保罗自认为自己生命改变的一个直接结果,就是他看人的眼光不一样了。那我再抽象、再深化一点,因为这还不够。比如说保罗看这二个人:他学物理、他学化学;他感性点、他理性点;他看人的眼睛变了,他看什么样的人眼睛变了?保罗不是看一般的世人,如果是看一般的人,那全都是和神没关系的人;这个博士学问很高,那个人没读过书,都是客观的,他不是指这个眼光。他单指在属灵的人里面,他会看,也知道属灵的人是怎么回事,人在灵里是怎么回事。有道理吗?这样就打开下面整个要讲的东西,在这个属灵团体里你怎么看我?你怎么看你自己?这个眼睛不换过来,那你根本就属肉体,你怎么把世界的眼光还带进来呢?是不是很顺理成章?!他说:亚波罗算什么?保罗算什么?无非是执事,属灵的工程里照主所赐给他们各人的,他们是引导你们相信。你们为什么和别人不一样? 仅仅因为你们居然相信,因为我讲了一番话,大家不相信,而你们却相信。你在我眼睛里和世人区别开来,也仅仅凭这一点,也凭这点你们是属灵的,或是在基督里的婴儿。

接下来的比喻,用栽种和生长的比喻来解释,这个眼光怎么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作者

bei.huang2015@icloud.com

相关文章